广西党史网
  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党史文坛>>
毛泽东在抗日战争中的科学预见及其方法论
作者:李君如    发布时间:2015/8/24 17:15:38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我们都知道,毛泽东思想是在抗日战争中成熟,并为全党所接受,成为党的指导思想的。毛泽东思想的成熟,除了体现在毛泽东提出的理论观点、战略思想的正确及其理论体系在实践中逐渐完善,更重要的是,毛泽东以他对复杂事物的科学预见,赢得了大家的钦佩和敬重。

一、毛泽东的四大预见都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

在抗日战争中,毛泽东依靠其深厚的理论造诣和对中国国情的了解,对这场关系到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战争作出了许多科学的分析和预见。这些预见,大多已在复杂多变的战争实践中被证明的正确的。

预见之一:游击战在抗日战争中是一种战略而不是战术。

全国抗战一开始,毛泽东就在考虑用什么样的作战方式战胜日寇。随着战争的发展特别是国民党正面战场出现的问题,他明确提出,在一般战争中处于辅助地位的游击战,在中国的抗日战争中已经成为一种克敌制胜的战略。当年,国民党在正面战场虽然打得很悲壮,但终因实力悬殊丢城失地,而共产党军队的装备更差,能不能在敌后开展并坚持游击战呢?抗日战争的进程证明了毛泽东的预见是正确的。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在八年抗战中,坚持敌后游击战,为赢得抗战的最后胜利建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预见之二:在敌后能够建立大批抗日根据地。

与游击战相联系的,是开辟和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的问题。毛泽东认为,“在敌人后方创设许多抗日根据地是完全可能的,是十分必要的。”他多次预见我们不仅可以在陕甘宁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而且预言我们可以在晋察冀等地建立抗日根据地。毛泽东关于八路军、新四军进入敌后建立根据地的分析和预见,后来基本上都为实践证明是正确的。

预见之三:抗日战争是持久战并要经历三个阶段。

毛泽东的持久战战略及其对抗日战争发展进程的预见,可以说是最了不起的。共产党在193512月的瓦窑堡会议上,就提出了要为同敌人作持久战而准备自己的艰苦工作。1938426日,汉口的《大公报》针对当时的徐州会战发表社评说:“这一战,当然不是最后决战,但不失为准决战。”毛泽东见到后即给长江局的王明、周恩来等发电,指出“《大公报》否认持久战,提倡准决战的论调,我们认为是不对的。” 19385月,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一发表就轰动全国,给困惑中的抗战军民指明了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方向,连国民党许多高级将领都倍加赞赏、十分佩服。后来的战争进程证明,毛泽东的预见是正确的。

预见之四:中国将在抗日战争中实现民族解放。

毛泽东在抗日战争开始不久,就已经预见到抗日战争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转折点,并将对世界永久和平作出巨大的贡献。

当然,毛泽东在抗日战争中做过的预见不只是这四个,比如他早就预见到抗日战争中会发生反共逆流,又比如他在抗战胜利前夜就预见到国民党会走向人民期望的反面打内战,等等。而且,这些预见,最终都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毛泽东的伟大,就伟大在他在事物刚刚露出头的时候就能够敏锐地注意到它的发展趋势,作出科学的预见。

二、毛泽东科学预见的方法论

共产党人不是“算命先生”。毛泽东的预见,是建立在实事求是的观察和分析基础上的科学预见。

首先,毛泽东说过,预见是为了领导。什么叫领导?领导和预见有什么关系?毛泽东的回答是:“坐在指挥台上,如果什么也看不见,就不能叫领导。坐在指挥台上,只看见地平线上已经出现的大量的普遍的东西,那是平平常常的,也不能算领导。只有当这还没有出现大量的明显的东西的时候,当桅杆顶刚刚露出的时候,就能看出这是要发展成为大量的普遍的东西,并能掌握住它,这才叫领导。”因此,他说:“预见就是预先看到前途趋向。如果没有预见,叫不叫领导?我说不叫领导。”“为着领导,必须预见。”

那么,毛泽东是怎样进行科学预见的呢?什么是毛泽东科学预见的方法论呢?

按照毛泽东关于预见的论述,预见就是在揭示事物发展客观规律的基础上分析其发展趋势。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坚持毛泽东倡导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毛泽东所说的“实事求是”,强调认识和改造世界,一要从实际出发;二要在“实事”中“求是”,揭示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三要按照我们对于规律的认识去指导实践,改造世界。从实际出发,在辩证法中,就是从矛盾或问题出发。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说过:“提出问题,首先就要对于问题即矛盾的两个基本方面加以大略的调查和研究,才能懂得矛盾的性质是什么,这就是发现问题的过程。大略的调查和研究可以发现问题,提出问题,但是还不能解决问题。要解决问题,还须作系统的周密的调查工作和研究工作,这就是分析的过程。”这里,毛泽东指出了唯物辩证法的从矛盾或问题出发的方法论,有三个环节,这就是:(1)发现问题或提出问题,(2)分析问题,(3)解决问题。毛泽东的科学预见方法论,就是这样一个以实事求是为核心,以问题(矛盾)的发现、分析、解决为路径的方法论。

研究毛泽东科学预见的方法论,最好的范本是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在《论持久战》中,毛泽东是怎么进行科学预见的呢?其预见的逻辑是怎么展开的呢?

首先一个环节,是“提出问题”。在《论持久战》中,毛泽东分析了战争双方的全部特点。这就是:日本是强国,但又是一个小国,他发动的战争是退步的野蛮的,在世界上失道寡助;中国是个弱国,但是一个大国,抗日战争是进步的正义的,在世界上得道多助。这些互相矛盾着的特点,决定了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属于中国,但中国不会亡国也不可能速胜,因此抗日战争必定是持久战。

第二环节,是“分析问题”。这就是对所分析的全部要素及其相互关系的变动趋势,进行合理的设想。“合理地设想”是毛泽东的原话。毛泽东在对抗日战争中“全部敌我对比的基本因素”进行分析的基础上,合理地设想了抗日战争将经过三个发展阶段。毛泽东说,这是“战争的自然逻辑”。

第三环节,是“解决问题”。在《论持久战》中,从“能动性在战争中”到最后部分“兵民是胜利之本”,毛泽东根据抗日战争是持久战的结论和持久战将经过三个阶段的设想,提出了抗日战争在政治上军事上的各种应对之策。这里讲的就是怎么解决问题。

完全可以这样说,毛泽东不仅给我们留下了《实践论》、《矛盾论》这样的“大逻辑”,而且给我们留下《论持久战》这样的“活逻辑”。这个“活逻辑”,就是以实事求是为核心、以问题(矛盾)的发现分析解决为路径的科学预见方法论。

 三、可能性分析在预见中的运用

尽管我们讲科学的预见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但是真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事物是由各种要素构成的,各种要素又是不断变动的,而不是简单的恒定的。因此,在毛泽东科学预见方法论中,他经常采用的一个方法,是在对事物的发展进行多要素多变量动态分析后,得出多种可能性结论,以防止出现战略上的偏差。

在抗日战争即将取得胜利的前夜,在中国人民面前摆着两条路,光明的路和黑暗的路。这是两个中国之命运。毛泽东在党的七大开幕词中尖锐地提出了这个问题。什么是光明的路、光明的中国之命运?毛泽东在七大向大会提交了一份书面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

中国共产党提出的这一政治主张会不会实现呢?毛泽东根据当时的国际国内变动着的形势估计了三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性,是坏的我们不希望的可能性,即要我们交出军队去做官。

第二种可能性,是以蒋介石为首的联合政府。

第三种可能性,是以我们为中心的联合政府。

这样的分析,既有最好的追求,又有最坏的打算,保持了务实清醒的头脑。后来的实践证明,这三种可能性都出现了。在重庆谈判一开始,国民党政府代表根据蒋介石确定的方针,借口“政令军令统一”,要共产党“放弃其地盘,交出其军队”;在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的艰苦斗争下,国共双方签订的“双十协定”承认了中共的地位。中共代表在后来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前又和国民党政府代表签订了停战协定,政协会议也通过了有利于民主的协议;但是,国民党政府很快就撕毁了这些协定协议,发动了不得人心的内战,共产党在解放战争战场掌握主动权后决定和民主党派一起召开新政协,讨论召集人民代表会议,建立民主联合政府,最后就是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建立了人民民主的新中国。

一个联合政府主张,三种可能性,最后是第一种可能性为第二种可能性取代,第二种可能性又为第三种可能性取代。这就是毛泽东预见的科学性、精确性。

在毛泽东哲学思想中,可能性是一个重要的认识论和方法论范畴。毛泽东不赞成将可能性取代客观实际作为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出发点,也不赞成把将来有现实可能性的理想勉强地放到现时来做,但是他始终认为从变动着的实际出发分析事物发展的趋向及其可能性,才能在科学的预见中指导和争取事物发生革命的转化。因此,学习和研究毛泽东的科学预见方法论,懂得预见与可能性的关系,在多要素多变量动态的分析中预见事物发展的多种可能性,把握事物发展的趋势。

今天,我们的理论研究,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也存在一些影响我们取得更大进步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缺少对复杂事物发展变动的科学预见或经实践证明具有科学预见的成果。而时代恰恰需要这样的研究和这样的成果,我们应该为此而努力。

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合作抗战

是驱逐日本侵略者的制胜法宝蒋建农 曹子洋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根本保证,而国共合作则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基础,国共分别主导的正面战场与敌后战场的相互配合又是国共合作的主要内容和最重要的成果,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克敌制胜的法宝。国共两党作为不同阶级利益的代表,虽然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原则性分歧,但是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急时刻,它们都以抗日为第一要务,其合作是主要方面。

第一,正面战场进行的会战、战役和大小战斗,是中华民族抗日战争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国民党掌握着中央政权,有几百万正规军,可以调动全国的资源和人力,在全国抗战爆发之后自然居于抗战的主导地位。我们应该看到正面战场在战略防御阶段是中国抗战的主战场,国民党军队作为主力军的英勇抵抗,歼灭日军45万,粉碎了日本侵略者“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妄想,不仅为经营西南、西北大后方争取了时间,而且为八路军、新四军等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开辟敌后战场,创造了有利条件,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应该看到正面战场在进入相持阶段后虽然其主战场地位已逐渐被敌后战场替代,但是其在抗击和牵制并最终战胜日本侵略者,以及继续在给予敌后战场以战略支持等方面所发挥的重要方面军作用;应该看到在1943年以前战斗在敌后战场的几十万国民党军队,在配合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全面开辟敌后战场、牵制和抗击日军方面发挥的积极作用;应该看到在正面战场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国民政府还两度派遣精锐军队(分别为10个师和20多个师)深入缅甸对日作战,影响并改变了那里的战局,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重要贡献;应该看到1945年春,正面战场在缅北、云南、广西、湘西等地区转入反攻,与敌后战场的全面反攻相配合,成为是最终战胜日本侵略者的有力一击;必须看到日本宣布投降后,正面战场的军队在中国战区接受日军投降方面起主导作用。

但是同时,还必须看到,抗日战争的历史进程已经证明,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无法独立完成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的任务。国民党在政治民主、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方面的缺陷,影响了对抗战力量的发动和组织;国民党对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的限制、打击,对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封锁、围困,对国内其他民主进步势力的束缚、压制,削弱和制约了抗日力量的发展;国民党执行的片面抗战路线和军队组织指挥体系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及其阵地战、防御战的战役战术和在抗战后期消极避战等待国际局势变化的战略方针,阻碍了抗日战争胜利进程的早日到来。1944年春在敌后战场已经转入对日局部反攻阶段后,在正面战场却由于国民党当局的腐败和一些高级将领的消极颓废,遭受豫湘桂战役的大溃败,失地千里。就是明证。

第二,敌后战场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抗日武装在民族解放战争的历史背景下,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在极其广阔的地域逐渐开辟的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新战场,是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观。193810月中国抗战相持阶段到来后,敌后战场逐渐成为抗击侵华日军的主要承担者。到1940年底,中国共产党已经在敌后建立起拥有近1亿人口的16块抗日民主根据地,以及50万正规军。一直到抗战胜利,敌后战场抗击着58%75%的侵华日军和几乎全部的伪军。

与正面战场常规作战的一次次战役不同,敌后游击战的重点是面而不是点,是持续发生时刻存在的而不是间歇性的,是整体而不是个别,是战略的而不是战役的,实质上是抗日战争中规模最大、持续最久的一场特殊的战略大会战。敌后战场的开辟,形成与正面战场相互依存共同抗敌的战略格局,打乱了日军作战前线与后方的划分,变战略内线为战略外线,变被动为主动,和正面战场对敌人构成了两面夹击的有利战略态势。

1941年和1942年,日军对华北敌后根据地动用兵力千人以上的“扫荡”146次,万人以上的大“扫荡”24次。从19381月至194211月底,华北各敌后根据地遭受“扫荡”的时间合计为2430日,平均每两天有三块根据地遭受“扫荡”,日军每次“扫荡”一块根据地投入兵力的总平均数为9800人。单就双方投入的兵力而言(敌后根据地军民投入反“扫荡”的兵力没有统计),虽然这些反“扫荡”每一次投入的兵力,可能没有正面战场国民党军队进行的22次会战多,但就战争的强度、密度和艰苦性、残酷性,以及其辐射面、人员的伤亡、物资的损耗同战果、影响等的性价比来说,丝毫也不逊色于前者。

第三,国共军队在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相互配合,一方面表现在战略上;另一方面是在同一个战场的直接配合。在战略防御阶段,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也参加了正面战场的作战,如自八路军出师到太原会战结束,八路军作战100多次,歼灭日军一万余人;国民党军队也有几十万人参加了敌后战场的作战。但是,由于他们执行的片面的抗战路线,得不到人民群众的支持,不是投降日本,就是溃不成军。到1943年,在敌后战场已经没有成建制的国民党军队存在。而抗击日军数量远远超过这些国民党军队的八路军和新四军,虽然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但是,由于得到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和大力支持,很快得到恢复发展,率先进入局部反攻阶段,成为全面反攻的战略基地。抗战14年间,中国总共有275万多平方公里国土沦陷,而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在日本投降前已经在敌后开辟了100万平方公里的抗日根据地(其中陕甘宁边区的13万平方公里不是从日本侵占区收复的),收复的国土面积占关内沦陷国土面积的一半以上。

总之,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放弃前嫌携手并肩承担起拯救民族危亡的历史重任,在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形成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略局面。在这场战争中,国共两党军队中共有380万优秀儿女献出了宝贵生命。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是包括国共两党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牺牲奋斗的结果,是中华民族共同谱写的辉煌篇章。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全民族抗战,是近百年来中华民族反对外来侵略取得第一次全面胜利,将永远铭刻于中华民族的历史丰碑。

责编: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1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1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