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壮乡红星>>
高孤雁

    发布时间:2013-2-23 21:19:44    来源:本站原创

  高孤雁,原名高炳南,字文客,l898年10月27日生于广西龙州县下冻圩一个贫苦家庭。
  下冻,位于祖国南疆边陲重镇龙州之西40华里。这里,在巍巍大青山下,滔滔丽水之滨,田园阡陌,是左江上游的鱼米之乡,但是,千百年来,这里的人民,受着世袭土司赵家的奴役,过着饥寒交迫的悲惨生活。土司赵家始终霸占着下冻方圆数十里的田地,地租高达50%,对拖欠租谷500斤以上者,就要佃农儿女抵债。赵家还私设刑堂,随意关押打杀无辜群众。龙州,自1887年被辟为通商口岸后,法、英、美、日、意等帝国主义纷纷把魔爪伸进来,攫取了政治、经济、文化上种种特权。高孤雁就诞生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他在后来回忆少年时期的境遇时,曾填了一首词道:
  “人正苦,月空圆,满腔酸楚倩谁怜。
  江山两万里,鸿雁到秋边。
  吟愁有字,买酒无钱,恨难填。
  双拳白眼看青天,莽莽乾坤一少年。”
  高孤雁的祖辈是为生活所迫流落到下冻的。父亲以担盐零售为生。孤雁三岁丧父,家道艰难,靠母亲加工谷米贩卖为生,并供他上学。高孤雁先启蒙于下冻私塾,继入下冻两等小学堂(八年制)就读。他为人聪敏,勤奋好学,常手不释卷,涉猎频广,经常有一帮小朋友跟着他,围着他听他讲“三国”、“水浒”的故事。他为人诚实正直,敬老恤贫,助人为乐。
  1916年秋,高孤雁到龙州考入镇南道立中学(旧制四年)第五班读书。l919年,伟大的“五四”运动爆发,高孤雁接受了新思想的熏陶,萌发了改造世界的革命思想。l920年,高孤雁中学毕业,他写下了豪迈的《卒业歌》,表示“改造社会环境,责任担铁肩”。1921年6.月,孙中山命令粤军入桂讨伐陆荣廷。7月,陆被迫通电下野,并与督军谭浩明等退回龙州,高孤雁避入越南七溪。他赠诗友人道:
  “此世已无欢乐计,不辞掩泪送黄昏。
  廿年黧面成孤愤,一寸愁心郁万冤。
  我觉微生犹有恨,君怜故国未招魂。
  凄惶共尽回天力,誓挽狂澜靖鬼氛。”
  这首诗表达了他的不凡志向。
  1923年,高孤雁回到母校下冻州高初两等小学任教。他在学校里提倡新文化、新思想,号召师生订阅《向导》、《新青年》、《中国青年》等刊物,并选取这些刊物中的文章编为教材,对学生进行革命教育。
  1923年秋,他在《新青年》季刊第一期上读到瞿秋白的《赤潮曲》,被“赤潮澎湃,晓霞飞动……”的词句所激动,于是他倡议把学校改名为“赤光学校”,把下冻尚德女子小学改名为“霞光学校”。
  1923年纪念辛亥革命12周年时,高孤雁填了一首词,并由邓匡谱曲教学生们唱,词中写道:
  “帝子业空,奴隶梦醒,
  倒威权,革命奏功勋。
  数年华十二春秋,
  江山依旧锁愁云,
  往事如尘,那堪凭谁?
  待吾俦再把乾坤整。
  此是男儿本性,爱国精神!”
  1924年12月,高孤雁给《中国青年》主编、中共早期著名政治活动家恽代英写信,他说:“在这个黑暗、腐败、冷酷、恶势力压迫的社会里,我热血喷腾的想给青年们以兴奋剂,鼓舞他们作社会运动工作的准备,故大为介绍新刊---《向导》、《前锋》、《新建设》、《中国青年》”……多种必要的读物,当国文课本,于是受学生们的欢迎……可是,因此我们却受了老先生们的反对和攻击,诬蔑我们为赤化,宣传过激主义,险些危及生命。但我们并不因此而灰心,……希望把社会重新造过”。当时,高孤雁的一些学生对于日常学习不感兴趣,“他们每天所看的书,除了《向导》、《中国青年》、《觉悟》这几种外,其余均不愿寓目。”高孤雁为此很着急,他请教恽代英:“一切科学尽可以完全废掉吗?单单看了几种关于政治的时事刊物,空谈改造社会,便可收莫大功效么?不然,又有什么救济的方法?请你耗些时间详细来回答我一下。”同月27日,恽代英给高复信说:“你是这样一个热心的教师,而且这样虚心好问,我对你只有钦佩。我们必须打破恶劣的环境,然而,在未有打破之实力时,我们还须善于处置,同时努力养成我们打破环境之实力才是……你同你的学生们多研究多做些宣传组织的功夫,以协同努力的根本打破那些压迫你们大家的恶劣环境”。
  1925年,高孤雁与邓匡、潘涛、孙华谟、黄大我、农秋霖等十几名师生,组成读书会,学习研究革命理论。高孤雁如饥似渴地从革命书报吸取营养,带头学习,挑灯攻读,困倦的时候,把双脚伸进桌下准备着的一盆冷水中去,以振奋精神。读书会每周碰头两个晚上,交流心得,研究难题。高孤雁还与天津、上海,南京、广州等地报社、书局、社会名流和革命人士通讯联络,虚心请教。他组织了赤光和霞光两校学生联合会,带领学生破除封建迷信,捣毁了下冻的城隍、观音、土地等庙宇,把神像砸烂或丢下河里,把部分房屋拆来建校。他带领学生去福音堂(教堂)找传教士辩论,使传教士理屈词穷,不敢出门活动。后来灰溜溜地逃离下冻。
  “五卅”运动爆发后,高孤雁等人组织学生出墙报、上街演讲、演剧、游行示威,查抄仇货,进行募捐,筹款支援大城市的工人斗争。为了号召劳苦大众团结起来斗争,高孤雁写了一首诗《告劳动者》:
  可怜无告的劳动同胞们呀!快团结起来哟!什么大权威,什么旧制度,都是你们颈上的枷锁!什么自由,什么平等,都是你们梦里的南柯!他们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你们岂甘心受着罪过?他们华衣美食,你们挨寒抵饿!他们享的酒池肉林,娇妻美妾,你们度的奴隶岁月,牛马生活!你们男耕女织,纳租缴税,他们脑满肠肥,杀人放火!同胞们呀!这重魔障,你们不自己打破,仗谁来打破?你们别再怯懦!敌在眼前,枪在手里,同胞们呀,我们快团结起来哟!往前冲哟!”
  这诗语言通俗,道理深刻,时至今天,当地的一些老人还能全篇背诵它。
  1925年冬初,高孤雁辞去赤光学校教师和下冻土州自治会第四届议长等职,告别故乡,奔向大革命的策源地广州。行前,他写下这样一首诗:
  残山剩水写离愁,几度回肠作杞忧。
  人海茫茫风恶浪,神州莽莽使人惆。
  伤心政局谁堪问,放足难暝且漫游。
  责任未偿闲未了,烟蓑虽好莫盟鸥。
  高孤雁到了广州,同恽代英、肖楚女等许多共产党人接触往来。他对共产党人舍生忘死顽强斗争的精神,十分钦佩,他曾热情讴歌患有严重肺病仍斗争不休的肖楚女是“蜡烛哲学”的体现者,说肖楚女“完全把他的‘自我’去替人类谋幸福,争自由,而做一个吃亏折本的牺牲者,他那种不死不休的意志,真够使我为之钦佩不已!感叹不已!”高孤雁全身心地投入了如火如荼的大革命斗争中去,终于在广州成为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l926年夏初,高孤雁受党的派遣回到南宁,在国民党广西省党部商民部任干事。后相继到《革命军人》、《革命之花》旬刊任专职编辑。《革命之花》社址先是在第七军军部东花厅,后迂至银丝巷谭浩明旧宅。他日.夜组稿撰稿奔忙劳碌,写了不少言词尖锐泼辣的战斗檄文,如《这倒把我赶上革命的战阵》、《并非闲话》、《反唐运动与滇桂人民的出路》、《咱小子自悔和希望》、《铲除娼妓制度运动》以及杂文专栏《猛攻》等等。高孤雁在文章中说,自己作为“无产者”被赶上革命的战阵了,“我觉得无产阶级的反抗是伟大的”,无产者要“在这‘没有’中打出一个世界来。”他撰文斥责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败类”,号召工农大众“向恶人丛中厮杀一阵”。他利用手中的笔,同国民党右派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论战。
  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南宁的工农运动风起云涌。高孤雁在做好《革命之花》的编辑和撰稿工作的同时,经常到青云街学联会去活动,广西革命青年会的负责人何福谦多次请他去作报告。在王人同反动资本家斗争时,高孤雁也常出面支持。
  1926年4月初,南宁反动资本家林永昌殴打工人,市总工会执委伺建南等人前去交涉抗议。林永昌勾结国民党当局派军警把何等围困,情况危急。陈勉恕同高孤雁立即赶到市总工会,召开工人大会,高孤雁在会上说:“决不能让反动资本家再猖狂,我们工人决不向资本家低头,要迅速派工人纠察队去救援何建南,并把林永昌带来总工会处理”。工人纠察队200多人马上赶去,把军警反包围,迫使林永昌赔礼道歉,并受罚款l500元。
  1927年3月,中共南宁地委决定创办一份革命文艺杂志,定名《杜宇》,由高孤雁负责主编,他在《杜宇》征文启事中写道:“‘谁遣蜀魂啼不了,泪痕红上木棉桥,,这就是我们的感兴,我们将由这种感兴去认取人间的悲苦。我们不是干叫,我们要搏得宇宙凄伟的共鸣。”他希望“文坛上、社会上被压迫的朋友”,来到“这个四周都是残山剩水的废园来,来一致的呕出我们没地挥洒的热血罢。”高孤雁形象地提出了这份杂志的宗旨和依靠的对象,呼唤被压迫者向压迫者宣战。
  这时,在高孤雁的家乡下冻,中共党员陈霁、易挽澜等人瓴导的农民运动迅速发展,数千农民举行游行示威。4月初,国民党下冻区党部的右派分子到南宁告状,妄图借上面力量把下冻的农民运动镇压下去。在国民党广西省党部,共产党员张胆(农民部秘书)和高孤雁接见了来告状的人,并严厉地斥责了他们,同时以省党部名义告诉龙州当局,不得干涉农民运动。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新桂系军阀也在南宁大肆逮捕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高孤雁第一批被逮捕入狱,同他一起入狱的龙州籍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有何建南、周飞宇,何子初、邓匡,黄奇彦、黄源浩、刘朗云、农秋霖、赵子美、胡友春等。高孤雁与雷沛涛(共产党员、国民党省觉部委员)被关在国民党第七军军部监狱入门左边第一间长9尺、宽5尺的小监房里。
  在狱中,高孤雁写了许多诗与战友们唱和,互相鼓舞。在《读鲁迅<呐喊>》四首中,他写道:
  摩眼捻髭伸败纸,
  细濡血泪上毫端,
  曲回写遍人间苦,
  雁唳霜天似戒寒。
  在《中元节》诗中写道:
  雨涩风昏群鬼哭,
  纸钱烧尽夜鸟啼,
  遥知野外多萤火,
  忍泪盈眶且祭诗。
  在《和春泥(即张胆)诗意》中写道:
  头如蓬葆尤堪掷,
  足有旋轮未善弛,
  抽尽酒肠倾尽泪,
  落红准拟化春泥。
  这一年中秋节,狱中难友举办了诗歌朗诵会,高孤雁朗诵的一首
  此身已拼死疆场,
  只念苍生不念乡,
  长夜漫漫囚五尺,
  解嘲犹自作诗狂。
  被大家评为佳作。
  为了营救被捕入狱的同志,幸免于难的市总工会领导人在津头村召开秘密会议,制订劫狱营救计划。高孤雁和战友们也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组织越狱斗争。后来,由于敌人派遣特务伪装成犯人入狱破坏,越狱计划未能实现。
  这时,高孤雁的女友农尚琼在龙州,为营救高孤雁,她通过朋友的关系去疏通。起初,那位朋友表示有办法,后来却复信说:“他(指高孤雁)太强硬了,不受抬举,给他好的吃,优待他,他还照样骂人、捣乱,看来没有救了”。
  1927年9月1日,南宁乌云翻滚,高孤雁等13位同志英勇就义于南宁北门外。共产党员、烈士周国杰的父亲周君实先生遵照高孤雁的嘱托,冒着生命危险保存了高的遗物和诗集。虽几经劫难,解放后仍能找到部分诗作编成《落红》诗集。后来在高孤雁烈士的家乡龙州,他的亲朋故旧和学生们,至今仍然可以一篇篇地背诵他的诗文,一件件地叙述他的英雄业迹。高孤雁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中共龙州县委党史办供稿,黄汪然整理)



作者:本网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黄日葵

  •  时政要闻
     八桂动态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
    广西网警网站备案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