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回忆与口述>>
回忆立田抗日自卫队

    发布时间:2015-8-19 10:43:51    来源:本站原创

    在庆祝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我自然而然地回忆起50年前在立田抗日自卫队的战斗历程。

日本帝国主义为打通湘桂与东南亚的通道,于19448月,夺取衡阳,接着向广西进军。这时的国民党广西省政府所在地桂林,人心惶惶,相当混乱。省政府官员只顾自己,慌忙往桂西山区搬家,不管群众死活。当时有顺口溜说:“宜山不宜,都安不安,直上凌云,安居乐业。”只有国民党军队中的一些爱国将领,以民族大义为重,积极准备守住桂林,进行血战。

当时我在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读毕业班。桂师有中共地下党组织,党的负责人是吴腾芳。1944年新学年开始,党组织就以发动学生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为中心任务,采用演讲、讨论、墙报等形式进行宣传。很快,在学生中形成要求抗日的热潮。6月,学生会发出组织抗日战地服务团去前线的号召。服务团下设分团,以各县同乡会成员为主体。分团部设宣传、组织、民运等股。我是全县分团组织股的负责人。一天,吴腾芳找全、灌负责人开会,说全、灌是广西北大门,敌人可能先侵入,要我们先回去作准备,服务团随后就到。他还单独告诉我,回全县后先找曾金全、邓崇济,把回去的意图告诉他们,和他们商量开展工作。

7月初,我随全、灌部分同学提前离校,乘坐拥挤不堪的火车到达全县县城,在表证校找不到曾、邓二人。我匆匆离开县城,翻过八百岭大山,在大田村祠堂地下党办的补习班,终于找到他们。我向他俩传达了吴的意见,并谈了我的想法。接着曾金全详细介绍了不久前召开的大田会议精神。特别是对敌人来后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及我们的对策,讲得清楚明白。我内心很佩服曾的分析能力。我表示完全赞成大田会议精神,愿立即回到家乡立田村,把50多支红军留下的枪,拿起来打日本鬼子。曾、邓表示赞同我的想法。

第二天清早,我告别领导和同志们,下午一点多钟回到立田村。我走到村前的小学边,见里面吵吵闹闹,全村60多个中、青年人正在开会,讨论日本侵略军快来了,10年前红军长征过境时给的50多支枪怎么埋藏法。我哥陆绍福是村长,他在主持会议。我顾不得先回家见父母双亲,满腔热情地冲进会场,就大声宣传起来。针对一些人恐日的悲观情绪,我着重讲大好形势,讲日本必败、中国必胜的道理,讲解放区打日本的情况。群众听了情绪大变,纷纷表示,红军留下的枪不能埋,要拿起来打日本。我抓住机会,提出建立立田抗日自卫队,保家卫国的建议。大家一致拥护,立即有陆绍述、陆俊益、陆绍概、陆俊提、陆玉勇、陆俊元等30多名青年人在报名册上写上名字。接着大家选举我为队长,陆俊益为副队长。立田抗日自卫队就这样顺利地建立起来。

队伍建起来后,青年人兴高采烈,老年、中年人多数忧心忡忡。长者陆龙山找到我说:“绍双呀!你是聪明人,要为全村人着想啊。要是你们打了日本军队,他们一定要来报复,杀人、烧房子,立田村非被踏平不可。搞不得呀!”这是个村里人共同担心的问题。我找骨干开会,一是讲明打日本的道理和决心;二是采取防范措施,把老人、小孩和妇女安排到宝界山下的瑞子坪、平洋江、流溪源等山村去住,耕牛、财物等藏到狗头山一个大岩洞里去,由我们派人守护。这样,就解除了村里人的后顾之忧。

队伍成立以后,以村里小学的公粮作为军粮,集中吃住,早晚操练,白天上课。军事课,以我在学校学习的步兵操典为教材,也讲些游击战术。政治课,主要讲抗日救国道理,中国历史以及共产党的英明伟大、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这样训练近一个月,日军还未来,空气缓和下来。队伍宣布暂停集中,各自回家,等待通知。

我离家到全县表证中心校,向组织汇报工作。领导决定我暂时在表证校教书,看形势发展再考虑。1944921日,全县县城已听到前线隆隆炮声,我即刻回到立田村,同自卫队的同志一起投入抗日武装斗争。

大约是10月上旬的一天,一位侦察员报告,板桥铺公路上,国民党县自卫队一个中队和日军100多人打起来了。我们紧急集合,赶到战场,和县自卫队并肩作战。敌人在东边山头,我们在西边山头,与友军对敌人形成夹击态势。几个排枪打过去,敌人立即往东边山后撤走,丢下一匹马和一些毯子等物品。县自卫队打了这仗后,躲进杉乐源深山老林,再也没有露面了。

10月的一天,龙塘亭子一老人告诉我们,近日夜晚都有日军从那里过路,叫我们去打。我们决定,当晚伏击。这一消息很快被村里人知道了。参加战斗的除30多名队员外,还有群众20多人。我有个叔叔叫陆民生,40多岁,平时最怕日本人,这天晚上,他拿起一把大刀也来参加。我担心这样的队伍不能打仗,出发前,专门动员,逐个表态。天黑后,我把队伍埋伏在一个拐弯处的两侧,约定听我开第一枪,大家才打。半个小时后,听到马路上“咯咯”的皮鞋声由远而近,只见一长队敌人,进入伏击圈。我举枪射击,并大喊一声“打”。顿时,几十支枪齐鸣,几十人高喊“打”,“抓活的”。枪声、喊声混在一起,震荡夜空。敌人一时摸不着头脑,稍作抵抗,赶快逃窜。20分钟后,我们打着手电筒去公路上打扫战场,见两处都有一大团血迹,估计起码有两个敌人受重伤。此外,我们还拾得望远镜一副,雨衣几件。几天后,敌人在龙塘村放火烧了两座民房,进行报复。

又一天晚上,我们全队到新圩侦察,见敌大队人马往灌阳方向开,我派陆英茂、陆俊元等5人尾跟敌人,在适当地点,消灭敌掉队人员。他们接受任务后在板桥铺公路上打死敌人1人,得枪1支,刺刀1把,雨衣1件。

19451月,正当我们队伍发展壮大的时候,国民党全县县政府深浦源办事处成立,下辖一个抗日自卫大队,并想把我队编为其中一个中队。我根据特支指示精神,本着独立自主、有利扩大我党武装的原则,通过统战对象陆瑞玉去与大队长唐炳煌谈判,将我队编为第三中队,中队长陆瑞玉,副中队长兼事务长由我担任。合编后,我队扩大了20多人枪,分为两个分队,三个班。部队作战和枪支、财物由我直接掌握。

合编后,我们仍然坚持打击敌人的方针,积极主动出击。不久,一群众来报,日军30多人,到潮水庙村抓女人、抢财物。队伍紧急集合,我带一小队从正面山上往下打,陆俊益带一队人从右侧打。当我们发起攻击时,退到周围山上的群众呐喊助威,枪声、喊声响彻山野。敌人把抓来的群众、财物全丢下。我们叫群众把财物认领回去,枪支、子弹、雨衣归部队。我们回到立田后,潮水庙村群众送来一头大肥猪,慰劳我们。当晚,全队加菜庆祝胜利。

战士们战斗情绪越来越高,几乎天天都在公路两旁山头寻找机会。一天上午,我率一个分队在瓜子槽山上,看到约200个日军,正往灌阳方向行进,大家要求打。我选好阵地,摆开队伍,喊声“打”,一阵排枪,子弹飞到敌阵。敌军一时乱作一团,后看清我兵力时,即三面包抄向我山头冲来。我当即下令大家躬下身来赶快往山背后撤退。敌人子弹在我们头顶上“扑扑”作响,一个名叫陆俊田的战士,被击中肺部,倒在地上。我叫同志们轮流抬他回家,请草医治疗。他由于流血过多,异常口渴,喝了大量生水,感染中毒,全身肿胀,第三天就去世。解放后,人民政府追认他为烈士。

19452月初,组织上派傅一屏、黄荣誉到大龙村熊巴坪屯中队部找到我,向我传达,临阳联队打算到兴安、灌阳交界的海洋山一带建立抗日根据地。为了配合他们行动,掌握武装,组织上决定调我去灌阳县挺进支队政工队任指导员,这里队伍仍由我负责领导。我召集骨干开会,布置好工作,就随傅、黄去杉乐源挺进支队驻地。

日军退出灌阳后不久,深浦源办事处撤消,立田抗日自卫队随之解散。根据党组织安排,我回到村上组织农民学习小组,向他们讲解新形势、新任务,开始全灌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

 

(原载政协灌阳县委员会编《灌阳文史资料》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专辑,1995年内部出版)

作者时任全县立田抗日自卫队队长。

 

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20058月出版的《党领导的广西抗日游击战争》

 

 

扫一扫关注广西党史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

     



作者:陆绍双  责编:秦先灿
  • 上一篇文章: 敌后政工队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时政要闻
     八桂动态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
    广西网警网站备案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