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回忆与口述>>
我党在全灌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情况(二)

    发布时间:2015-8-18 9:42:05    来源:本站原创

    由于我队抗击日军有功,在群众中享有较高的声誉,国民党县政府和唐守约也认为我队战斗力较强,因此将我队调到全县县城附近的上界洞驻防。敌人若要攻击东山国民党县政府,上界洞是必经之路。我队到上界洞驻防,可加强当地的防范力量。

上界洞离全县县城仅10余里,我方侦察员经常化装进城,加之县城群众也自动给我军提供情报,所以我们对县城情况了如指掌。一天我侦察得知日军200余人要偷袭东山,第一个目标,便是上界洞的自卫队。我将此军情告知吕启荣、蒋八桂两位大队长,并向他们建议:不能在上界洞和敌人硬拼,两位可将你们部队撤退到上界洞东边山上,在敌军去东山的路旁设伏。我带队到沙子湾东边的山中设伏,待敌军撤回据点渡河时半途袭击。他们听后先是心慌意乱,但听了我的退敌计划后稍为安定,完全赞同我的主张。吕见我兵力较少,另加派蒋八桂的一个中队和我队协同作战,蒋队配有轻机枪3挺,武器确比我队强,我也欣然同意。

第二天,敌人直奔上界洞,扑了个空,待敌军往东山道上前进时,遭到吕部500多人的强大火力射击,死伤很多,敌人无奈,只好在上界洞大肆抢劫掠夺,抓花姑娘,大约折腾到下午4时,才开始往回撤退。到沙子湾的附近时,又遭到我部的伏击,此役连同吕部共打死打伤敌人三四十人。此地离县城很近,敌人又来增援,故缴获甚少,连敌人的尸体都被抢回去了,只是掠去的妇女大部分趁机逃回家去了。我部在当地人民中的声誉大为提高,甚至把我们的作战情况编为故事,加以传颂。大田会议后,中共灌阳特支就将中共全县党支部书记谢雄平安排住在他的舅父唐锦箢川溪的庄房里。唐是沛田人,是石塘的绅士。谢见石塘各地大户都成立自卫队拥兵自保,也动员支持他的舅父组织石塘自卫大队抗日自卫保家,并推荐蒋光密为石塘独立中队队长,赵修仁为分队长,有人枪60余,活动于石塘东北南等一带。谢雄平调东山政工队任队长后,石塘中队便成为特支和建乡联络的中转站,杨庆祝、唐仕芝等我党直接掌握的全县学生抗日游击中队的进步青年队员30余人枪,也到石塘编入蒋光密队伍,这时石塘中队有人枪90余。

19452月中旬,该中队设伏于杨子桥公路附近,袭击一队过路日军,击毙敌伍长高田茂,伤数人。石塘中队,在当时当地,对打击敌伪汉奸,保卫人民生命财产,维持社会治安,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陆绍双同志参加大田会议后,回到他本村立田,和黄荣誉同志合作,利用他两人在立田板桥铺一带群众中的威信,建立起立田抗日游击队,有人枪六七十。因这一带1934年红军路过时,交给群众收藏的枪支80余支,组织抗日队伍时,便启用了这批枪支,所以立田的队伍,武器较好。1944年夏,全县县政府在恩乡成立新埔源办事处,为了取得合法抗日的地位,便于筹备军粮,地下党通过蒋奇芬的统战关系(蒋是该办事处副主任),陆绍双担任立田中队指导员兼事务长,黄荣誉的岳父陆瑞玉担任队长,实权完全由我们地下党所掌握。该中队组建后,曾和敌人作战多次,打死打伤敌军多人,缴获军用物资不少,夺回被日军掠去的物资甚多。国民党灌阳县自卫队,多半躲进深山老林中,不敢与敌人作战。立田游击队,是与日军作战最多的部队,而且多是主动袭击敌人,并数次伏击敌人的大部队。因为我部事先占领有利地形,打的又是游击战,所以损失较小,只是在瓜子槽作战时,陆俊田同志为了发挥火力,站立射击,负伤后牺牲。

全县抗日学生游击队于194411月初由杨庆祝率领,在敌人下乡抢劫归途中的建安司八字堰之间设伏,毙伤敌军5人,夺回耕牛30余头,物资10余担,解救被抓去的“花姑娘”三四十人,挑夫四五十人。此仗大获全胜,杨庆祝的背部被敌弹击穿,仍从容指挥。事后除军用物资外,群众的物资悉数归还给群众,群众非常感激,杀了数头猪来慰劳我军,军民关系非常亲密。12月上旬,该队黑夜潜入麻市大洲村敌“宣慰队”驻地,趁敌人熟睡时,摸得轻机枪1挺,步枪10余支,只有一哨兵抱着枪坐在那里打盹,未便去取枪,是役不费一枪一弹,获得全胜。12月下旬,该队与友军联合,包围岸山园敌军二三十人,战斗整天,毙敌曹长久保五郎及士兵5人。其余敌人虽已伤残,但拒不投降,退进一道沟冲中固守,趁黑夜偷偷逃遁。此一仗打出了我军的军威,提高了学生抗日游击队的声誉。

全县学生抗日游击队组织之初,顽军93军挺进支队蒋朝翰部,就想收编该队,我们未予同意。蒋朝翰乘该队不备之际,将学生队6名出差人员缴枪扣压。该队也针锋相对,不张声势,亦将蒋部8人扣留其人枪,而后请同情我队的人士蒋继伊、唐叶舟从中斡旋,才以“走马换将”方式,互换人枪解决。

为了不被顽固派武装吞拼,必须取得公开合法的地位。这时全县国民党政府就搬迁在安和乡的大山上,于是全县学生抗日游击队备文申请。为了便于批准,我们请桂林专署专员的儿子陈谋荣挂了一个名义上的大队长。国民党县政府同意备案,但考虑到我们这些年青人有“红色”的倾向,只同意用“全县学生宣慰队”的名义,并发下关防、长条印鉴各一枚。任陈谋荣为大队长,马光炯为副大队长,杨庆祝、唐仕芝为政治部正副主任。实际工作由杨、唐掌握。反吞并的工作取得了胜利。之后,陈谋荣搞分裂活动,他要拉队伍到资源去投靠顽固派。杨庆祝、唐仕芝等一批进步青年,坚决加以抵制,他们把我党掌握的约30余人枪,如前文所述开赴石塘编入我党掌握的蒋光密的独立中队。

全县东山抗日政工队和灌阳县抗日政工队,建立时,人数不多,最盛时期,两队共有队员90余人,手步枪30支。这两个队,名义是担任政治宣传和群众工作,但中共灌阳特支却是把它们当作一所培训干部的训练班,队的领导都是地下党员。全县东山抗日政工队负责人谢雄平是全县党支部书记,骨干蒋昌斌、杨拔茜也是地下党员;灌阳县政工队指导员由郑震担任,队员岳平也是地下党员,该队的其他负责人和队员约有20多人,都是党的培养对象或进步青年的骨干分子。这些同志在入队前后,大都阅读了《大众哲学》、《社会发展史》、《评中国之命运》、《论持久战》、《论新阶段》、《新民主主义论》、《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西行漫记》等诸多进步书籍,有的党员在入党前后,还阅读了《国家与革命》、《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通俗资本论》及《共产党宣言》等无产阶级领袖的原著。这些同志在政工队中爱国主义觉悟、共产主义觉悟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不少人在战争中牺牲,成为全灌著名的烈士。

政工队成立后,做了大量的宣传群众工作,大唱抗日革命歌曲,大讲敌后抗日革命根据地军民抗日的故事,大演《农村曲》、《放下你的鞭子》等革命歌剧,尤其是将日军暴行和本乡本地抗击日军的英雄事迹广为宣传,收到了巨大的效果。

1945年春,蒋文度(国民党全县县长)将县政府搬到东山清水。凭他多来年的政治嗅觉,加上他了解到临阳联队确是我党领导的游击队,而临阳联队的领导人,多是桂师的学生,所以蒋文度首先改东山政工队为全县政工队,派其侄儿蒋安为全县政工队队长,企图加以控制。我们则对蒋安开展有理、有利、有节的反控制斗争:首先派桂林高中的学生和治钢、杨庆祝、谢敦尹和蒋安接近,取得蒋的信任;其次对蒋带来的10多名队员,我们表示热情欢迎。他们当中大多数本是爱国进步青年,蒋带来的队员几乎全部和原东山政工队融为一体。之后,我们将政工队拉到离东山县政府很远,离全县县城很近的康强乡、石塘两河等地开展宣传活动。每天都爬山涉水,蒋安怕辛苦,不愿随队活动,工作完全由谢雄平处理。再加上我们注意党的保密工作,将机密文件和重要的进步书刊疏散到可靠群众家中,蒋文度抓不到我们任何把柄,故我们的反限制工作做得很顺利成功。

灌阳县政工队,除了完成干部培训,做好抗日宣传和群众工作之外,若遇“战机”,便积极主动地打击敌人。194410月,据侦察得知,灌阳县城的敌人经常到李桂屋一带侵扰群众,抢劫财物,奸淫妇女。他们和友军联合,于12日清晨,埋伏在李桂屋附近,占领了有利的地形。上午11时,日军一个多分队,果然到这一带掠夺抢劫。待敌军窜到伏击圈后,我们的机步枪、手榴弹、土枪、土炮和六〇炮同时开火,打得敌人不知所措,狼狈逃跑。这次战斗,毙伤敌6人,缴获步枪4支。战后,政工队分析敌人必然来进行报复,遂动员群众疏散,我政工队也即刻转移。果然第二天敌人增兵到李桂屋一带来扫荡,扑了个空。为了泄恨,竟把一个30多户的村庄烧光。我军故意在东边山布置烟火诱敌。敌人兵骄加上报复心切,敌酋不顾一切命敌军搜索前进。待敌人进到八道水时,我们利用有利地形进行反击。敌人在这山岭重叠深山密林中,遭此突然袭击,不敢恋战,仓皇逃窜。待敌撤退时,我部尾随追击,毙伤敌5人,解救被日军掠去的“花姑娘”10余人,夺回被抢去的群众财物不少。自此之后,敌人再不敢向灌江以东瀑江、小江源一带侵犯,提高了群众和灌阳自卫队抗战必胜的信心。只可惜在战斗中政工队员孙觉同志胸部被枪弹击中负重伤而壮烈牺牲。

在日军侵占全灌近一年的时间里,据不完全统计:我们这7支部队进行较大战斗21次,挤掉敌人据点11个,摧毁维持会乡村政权20多个,击毙日军30多人(其中军官2人,曹长3人,伍长1人),击伤日伪军四五十人,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19支,子弹七八千发,手榴弹数箱和大批雨衣、军衣、军鞋、军帽等军用物资,还缴获战马两匹,并夺回被日军掠去的妇女五六十人,耕牛30多头,鸡鸭猪肉10余担,粮食数十担。凡是群众的物资都归还给了群众。军用物资武器都秘密收藏起来,交由地下党统一处理。历史证明,全灌这7支部队,堪称是全灌人民的子弟兵。

19453月,灌阳县境的日军已全部撤走,该年仲夏,柳州、桂林的日军也开始撤退,抗日战争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后胜利很快要到来。全灌特支原拟在湘粤桂边境建立抗日根据地的计划已不可能实现。当时全县国民党县长蒋文度,将其县府机关从资源撤回全县东山,蒋奉桂林专署专员陈恩元之命,密切注视我党领导的武装,多方限制和阻挠我部和进步势力的抗日活动。因临阳联队公开了党的旗帜,引起了桂系顽固派的注意。特支鉴于国内政治形势的变化,根据“荫蔽精干,积蓄力量,长期埋伏,以待时机”的白区工作方针,经研究,及时转移党的工作重点,采取措施,有计划地分批地将我党领导的这7支抗日武装逐步撤退和安置。从19456月至9月,这7支部队的成员,先后从国民党自卫队中撤出,以准备在新形势下,开展新的斗争。

 

19982月)

(原载广州军区政治部编研室编《华南抗日游击队》〔待出版〕)

作者时任中共灌阳县特支书记。

 

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20058月出版的《党领导的广西抗日游击战争》



作者:邓崇济  责编:秦先灿
  • 上一篇文章: 我党在全灌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情况(一)
  • 下一篇文章: 敌后政工队

  •  时政要闻
     八桂动态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
    广西网警网站备案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