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回忆与口述>>
我党在全灌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情况(一)

    发布时间:2015-8-18 9:41:36    来源:本站原创

    全(县)灌(阳)两县在广西东北角,是广西通往湖南的门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大革命时代,此地农民运动曾有较大的发展。红军三次路过县境,播下了革命的种子。1943年,党组织派我回全灌做开辟工作,是年8月我回到全灌组织起两个党小组,全县党小组长是我,灌阳党小组长是曾金全。1944年夏秋,日军为了打通大陆的交通线,发动了湘桂战役,前锋抵达衡阳,桂林为之震动,全灌地下党号召全体党员和进步青年,不能当亡国奴,应该拿起枪杆进行武装斗争。

中共广西省工委根据抗日的形势和南方局的指示,作出了要在广西沦陷后,开展武装斗争的决定,分别派员到全省各地传达贯彻。19448月,省工委政治交通员萧雷同志来到灌阳,首先在党内宣布了省工委关于建立中共灌阳县特支(含全县、灌阳两县)的决定,由我任特支书记,文良儒为副书记,下设两个支部,全县党支部书记谢雄平,灌阳党支部书记由文良儒兼任。萧雷同志说,特支是一个战略单位,有权建立民主政权,组织军队,出版报纸,做统一战线工作。在灌阳县城,萧雷同志在党员和进步青年骨干中传达了中共广西省工委关于开展抗日斗争的决定,并在全县大田百板洞村召集了全体党员及党的培养对象和进步青年骨干分子开会。萧雷在会上,号召各地党组织,广泛发动群众,组织群众进行抗日斗争。在日军到来时,组织各种抗日武装,阻止其前进,掩护群众疏散。在日军陷境后,坚决地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敌后民主抗日政权和抗日根据地。关于抗日的组织形式,应根据各地群众基础,敌我友力量等状况可采取下列几种不同形式:

1、在我党力量较强,群众基础较好而又掌握一定武装,国民党反动统治已经崩溃的情况下,即可组织我党领导的独立抗日武装力量和建立起民主政权。

2、在我党力量较弱,群众基础一般的情况下,则利用公开合法名义的乡村自卫队,与国民党及一切愿意抗日的力量联合抗日,等待时机成熟时转变为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

3、在国民党统治较强的地区,则动员我党党员及进步青年打入国民党自卫队和其他抗日组织中去,力争掌握一部分武装领导权,逐步改造其部队。

省工委指示:不管采取那种形式,都要特别注意保持党的独立自主,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团结一切抗日的武装力量和爱国人士一起抗日,防止被国民党吞并。在讨论中,一致认为全灌地区应采取第二种形式组织武装开展抗日斗争,并作出如下几项决议:

1、号召每个党员和由党员联系的进步青年,回到各自的家乡,发动群众自筹武器粮食,在本乡本村成立抗日武装队伍。

2、外县籍的干部和家住铁路以西的同志,撤到全县东南和灌阳县集中,待机组织抗日武装。

3、加强对灌阳县长唐资生和蒋奇芬等爱国人士的统战工作,争取其支持与之合作抗日。

7月底,我先后到全县县城和石塘马鞍岭,向地下党员谢雄平及桂师、桂中和国中进步青年学生传达了会议精神,号召他们在本地保家卫国,组织抗日队伍,抗击日军。

灌阳地下党的同志,还利用师生亲戚关系,巧妙地、有分寸地向可靠的统战对象唐资生、蒋奇芬等透露我党要在全灌地区开展敌后抗日武装斗争的意向,希望他们给予支持和配合。通过传达贯彻,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纷纷奔赴全、灌各地投入抗日行列,积极努力进行筹建抗日武装。

1944913日后,全县、灌阳先后沦陷,日军134058师团等部要在全县、灌阳、兴安等县筹备进攻桂林、柳州、河池、南宁等地的军用作战物资,他们大肆掳掠抢劫,非常残暴。广大群众义愤填膺,自觉地以姓氏家族村屯为单位,奋起抗敌。中共灌阳特支,趁此号召全体党员及爱国热血青年,按原来的布置,立即组织起来,投身于保家卫国的战斗行列。

19449月底至10月中旬,同志们利用自己在家族和社会的地位及在群众中的威信,相继成立了7支抗日武装,分别是:“全县恩乡大田村抗日自卫队”,队长是我,初有人枪六七十,挂名为恩德区自卫联队新编第2中队;“全县恩乡美田村抗日自卫队”,队长刘心潜,时有人枪五六十,挂名为自卫联队抗日独立中队;“全县恩乡石塘抗日独立中队”,队长蒋光密,有人枪五六十;“全县恩乡立田村抗日自卫队”,队长陆绍双,有人枪五六十;“全县学生抗日游击队”,队长汪记凤,副队长杨庆祝、唐仁芝,有人枪六七十;“全县东山抗日政工队”,队长谢雄平,副队长邓国衡,有队员三四十;“灌阳县抗日政工队”,队长孔忠,指导员郑震,副队长傅一屏,有队员三四十人。这7支部队在日军陷境,国土沦丧,广大群众处于水深火热之际,而国民党当局蒋桂双方,却置国家民族的危难而不顾时,负起抗击日军,保卫家乡重任。他们最初粮食是自己筹的,士兵是自己挑选和动员来的,枪弹是自己找的,干部也是自己任命,教育和训练自己搞。部队初建时,共有枪支200余,人员300多。在打击日军过程中,曾发展到430余人,拥有轻机枪6挺,手步枪320支。

7支部队,为了便于在敌、伪、顽夹击的环境下立足,从没有公开宣布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队伍(事后得到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同志和南方局周恩来同志的充分肯定),但在利用合法地位中,坚持了独立自主、又团结又斗争的原则,正确执行了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抗日力量,在全灌人民中树立了较高的政治威信,人民给予他们较高的评价。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才25岁。全灌人民都一致认为:他们是“青年中的优秀者”。地方人士唐资生、蒋奇芬,便这样称许过他们。解放战争时期,唐资生曾惊讶地说:“原来共产党都是社会上的优秀者。”而对我党更加敬仰,故对全灌的桂北游击队,总是或明或暗地支持。队伍组织起来之后,积极寻找“战机”,不断袭击敌人,打击汉奸走狗。现择其主要战例和活动情况分述如下:

美田村抗日自卫队,在组建之初,还未编成班排,队员刘存菊等三人,在山上隐蔽。日军一个连长,带领30多人到自屋村抢劫,当炊事员造饭时,士兵都下河洗澡,枪支弹药都放在岸上。刘存菊抓住这一战机,在隐蔽处以枪射击,当场击毙在岸上的日军中队长1人,然后悄然隐去。

19449月上旬,日军的大部队路经八百岭到灌阳绕道进攻桂林,刘心潜联合友军在大吊凹设伏。当日军进入伏击圈后,我方开枪射击,一时枪声大作,滚木、垒石、土炮俱下,打得敌人蒙头转向。是役打死日军3人,伤多人,缴获战马两匹。以后敌通往灌阳,不敢再走这条捷径的山路了。

我所领导的全县恩乡大田村抗日自卫队,也是在酝酿组织时,我在枫木山和邓老满、邓满了等人商量组织抗日自卫队的问题时发觉日军3人,从大田驻地到枫木山抢劫,抓花姑娘。我们乘他们正同桌饮酒吃肉,毫无戒备之进同时掷出三个手榴弹,敌人通通丧命。

1944年的11月,在灌江东岸东山、白宝、大田、美田、百板洞一带,日军还控制两个据点,一是马头,一是寨屋,敌人经常到大田、百板洞、厚村、美田、东山一带打捞抢劫。我率大田自卫队驻田乾。一天日军10余人到大竹拉、殿门前抢劫,我们侦察确实之后,将部队埋伏在敌军回寨屋必经之路大狼口山上。待日军进入伏击圈,我队轻机枪、步枪、手榴弹齐发,强大的火力使敌人连来不及还击,只好逃走,是役敌人被击伤、击毙多人,其中曹长1人。这一仗对军民士气鼓舞很大,打破了敌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我们估计敌人可能要来报复,当晚作了战斗部署,连夜将部队安排在凤凰岭及大埔岭的山顶上宿营。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清晨,敌200余人配有轻重机枪数挺,炮数门,抢占麒嶙山顶,向大竹拉、百板洞一带乱轰乱射,但不敢下山进村。近中午,敌人收集昨日留下的尸体,往回撤走。当敌军撤到寨屋山背后时,我部赶至小田山上,和大埔岭的部队配合,居高临下,向敌人猛烈开火,敌人迅速撤回寨屋据点固守。当日下午,日军吹吹打打,厚葬了战死的日军。当晚,寨屋、马头二地的日伪军便通通撤走了。第二天我们赶到寨屋、马头,只见新坟数座。我们考虑,昨天敌人死的少,伤的多,很是蹊跷。我令挖坟掘窖,结果在尸体之下和假坟内发现子弹4000多发,手榴弹1箱,炮弹近千发,和其他军用物资不少。自此之后,灌江东岸没有日军的据点,使东山一带成为较为安全的抗日根据地,故国民党全县县政府机关,也从资源搬回全县东山的清水。

据了解,敌伪军经常从全县经两河沿公路向灌阳敌人输送武器弹药,这是通往灌阳敌人的主要供应线。那时,我们摸不清敌人有多少要通过,故我决定在灌江的东岸设伏。当天上午9时,敌伪军运输队八九十人果然出现,我们轻机枪首先扫射,然后手步枪齐鸣,打死打伤敌伪军10余人,其余的都逃往石塘去了,丢弃大批军用物资。因为我们是隔河伏击,没有去打扫战场。此后,敌人的运输队不敢沿公路过金鸡渡,不久鲁水敌人的据点也撤走了,这样东山一带更加安全了。

 

19982月)

(原载广州军区政治部编研室编《华南抗日游击队》〔待出版〕)

作者时任中共灌阳县特支书记。

 

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20058月出版的《党领导的广西抗日游击战争》



作者:邓崇济  责编:秦先灿
  • 上一篇文章: 潞江南北两乡联合办事处
  • 下一篇文章: 我党在全灌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情况(二)

  •  时政要闻
     八桂动态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
    广西网警网站备案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