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领导人与广西>>

周恩来三进桂林山城

    发布时间:2015-7-7 16:21:01    来源:本站原创

(一)

桂北的崇山峻岭,枫叶已由暗紫色变成一片深红,恰似一把炽烈的火炬举起,给南国的冬天缀上一片盎然的生气。

1938123,夜幕沉沉。一辆小吉普车和一辆救护车及一辆大卡车在桂林叠彩山西南的中山北路大街一幢古朴而又独特的楼房门前停下。这里是上月中旬刚建立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桂林办事处(简称桂林“八办”)的地址,该办事处后来也同时是中共中央南方局桂林办事处。

小吉普车上走下一位身材魁伟、浓肩秀目、神采奕奕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就是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任国民政府政治部副部长的周恩来同志。随他同来的有桂林八办机要科长童小鹏、交际科长邱南章及警卫、机要、电台的人员等。他们一清早就从衡阳驱车出发,在路上颠簸了一整天,每个人的头部和衣服上,都沾满着旅途的尘污。

桂林,是当时联结湘、黔、滇、渝等省和海外的交通枢纽。她不仅以其澄碧的清江秀水和千姿百态的奇山异峰博得了山水甲天下的美誉,而且随着桂林八办的建立和武汉等地的失守及长沙失火,全国许多进步的文化工作者和爱国民主人士,纷纷汇集桂林,成为我国西南抗日大后方和一座抗战文化名城。

周恩来从抗战一开始,就受党中央的委派,到国民党统治区去做统战工作。这次他来桂林后,便以其公开的政治身份,广泛接触在桂林的国民党高级军政人员和各界爱国民主人士,向他们宣传我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抗日战争形势,团结、动员一切力量共同抗日。

同月6日晚上,坚持片面抗日、一心想“溶化”共产党的蒋介石,在桂林听到周恩来也到桂林的消息,便特地在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约见了周恩来同志。

周恩来应约赴见,蒋介石与周恩来寒喧几句后,不谈抗日问题,却阴阳怪调地说: “共产党跨党,大家不赞成。共产党既信三民主义,最好与国民党合并成一个组织,力量可以加倍发展。如果同意,在西安召开华北西北将领会议后,便约毛泽东面谈。如果共产党全体加入做不到,可否以一部分党员加入国民党,而不跨党?”

周恩来早已看出蒋介石的居心,当即严肃回答:“共产党信三民主义,不仅因其为抗战的出路,且为达到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国民党员则必不都如此想,故国共终究是两党。”

周恩来的回答,使蒋介石听后大失所望,只好快快地说: “如果你考虑合并事不可能,就不必电约毛泽东到西安会谈了。

对此事,后来周恩来在《论统一战线》一文中这样说: “他们那时叫‘溶共政策',好像要拿水把我们化了。国民党是水做的林黛玉,但是我们没有做贾宝玉,化不了。

同月8日下午3,桂林市大华饭店热闹非凡。国际反侵略运动中国分会正在这里举行筹备成立桂林支会的茶话会。到会的有广西各界人士及在桂林的全国文化教育界著名人士陶行知、千家驹等,还有日本反侵略作家鹿地亘、池田幸子,100多人。

周恩来也应邀出席该茶话会。他走进会场,看到四周陈列着该会所藏国内外反侵略漫画图片多幅,整齐壮观,充满着反侵略气氛,甚为赞扬。

会上,周恩来热情地作了关于抗战形势的演讲。他讲武汉失守和长沙大火后的形势和任务,讲我党坚持持久、全面抗战的战略;讲今后在长期战争中我们有着地大、人口多、物产丰富、金融稳定、交通方便等五个方面的胜利条件根据,鼓励大家积极、乐观、刻苦、团结奋斗到底。他的演讲博得大家的热烈掌声。

在桂林逗留期间,周恩来同志还到桂西路桂林中学召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到桂人员和该厅所属抗敌演剧、宣传团队及新安旅行团干部人员开会演讲;接见了在桂林文化界工作的中共党员胡愈之、范长江、陆治和进步文化人士千家驹等,指示他们要有持久战的思想准备,要讲究策略和注意隐蔽,不要过于暴露;还派随从副官到新安旅行团的驻地看望该团“孩子剧团”的团员们,并给他们送去了毛泽东同志写的《论持久战》一书。

同月11,周恩来离桂飞渝。

(二)

春寒料峭。

1939216,周恩来偕新四军军长叶挺等人从雾都重庆抵达桂林。这是他代表中共中央赴皖南指导新四军工作途中作的短暂逗留。

那时的桂林,日军飞机空袭频繁。有时一天之内连拉几次警报。

周恩来一到桂林,不顾个人安危及旅途疲劳,日以继夜地参加各种活动。

当天,恰逢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举行军委会军训部成立周年纪念会。周恩来与叶挺应邀出席该纪念会。

周恩来同叶挺来到门口挂着大红灯的行营后,在行营主任白崇禧的一再邀请下,走上讲台,作了关于军训工作之重要的即席讲话。他从加强培训刚走上战场的新兵、培养那些能作战、能组织、能动员民众的部队干部、训练有近代化军事知识技术的国防军等方面,说明军训部责任的重大。最后,他号召大家“要造成今天的全面战争,同时,要准备着明天的决战”。他的语言简练、有力,使与会者深受启迪。

当晚,周恩来等又应白崇禧的邀请出席了招待宴会。宴会结束后,时间不早了,白崇禧本安排他到高级宾馆休息,但他坚决拒绝了,因他晚上还安排着这样的工作内容:给桂林八办和桂林机关党员作报告。

周恩来匆匆离开宴会,驱车到达市郊路莫村——桂林八办招待所时,那里的两间房子已挤满了200多人。大家怀着深深的敬意,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走上讲台。

周恩来把他那浓浓的肩毛稍稍一举,扫视了一下到会的同志,歉意地说: “让大家久等了,对不起! ”接着,他向党员干部传达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讲当前的抗战形势和任务,阐述毛泽东《论持久战》的战略思想,号召党员同志认真地负起领导抗日战争的重大历史责任,树立抗战到底的决心和抗战必胜的信心。

周恩来一口气讲了三个多小时,主持会议的石磊(现名曹瑛,在桂林八办管党的组织工作)考虑到他的身体健康,几次请他体息一会,他却毫不在乎,没有一点倦意。大家看到周恩来这种忘我的革命精神和充沛的精力,心里更充满着无限的敬意。

直到下半夜,周恩来才在桂林“八办”主任李克农和石磊陪同下,迎着嗖嗖的寒风,乘坐一部小车回城里的办事处,与办事处的同志一起,同睡竹板床。

第二天清早,周恩来起床后,便把李克农和石磊叫到自己的住房,询问了八办和广西地下党的工作情况,并对今后党的组织工作和宣传工作作了重要指示。他说:我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不要忽视自己独立力量的发展。要坚决执行隐蔽精干的政策,把地方党组织的工作重点放在下层,认真整顿好基层组织,建立精干的领导机关。要宣传好毛泽东同志的《论持久战》和最近发表的其他著作,利用一切机会,采取一切办法,动员广大群众,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最后,他用四句话简单概括当前广西地下党工作的方针任务。其中两句是组织不忙发展,工作宜向下层。另两句的意思是:在讲团结抗战时,不要忘记国民党顽固派在搞分裂、投降活动,警惕桂系与蒋介石反共阴谋同流合污;要加强理论、政策学习,时刻以党中央的方针政策来检查党的工作。

李克农、石磊全神贯注地听着,记着,生怕漏掉一个字。当周恩来看到石磊用铅笔“沙沙”记录时,立即从身上取下一支心爱的自来水笔,送到石磊面前: “你用这支笔记吧! ”

石磊接过这支自来水笔,深感周恩来如此平易近人,对同志关怀、体贴入微,心里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记完后,他把笔送还给周恩来,周恩来亲切地说: “留下给你用吧! ”

石磊再三推辞不脱,只好怀着感激的心情收下这支笔。他深深知道这支钢笔的分量,一直把它作为珍贵的纪念品小心地爱护、珍藏着,作为鼓舞、鞭策自己前进的力量。解放后,他把这支钢笔赠献给桂林八办纪念馆。

在与李克农等人谈话的中间,一位小战士进来倒茶,周恩来亲切地拍着这位小战士问: “小鬼,若有人问你,你们讲抗战到底,究竟什么是‘到底'?你怎么说? ”这位小战士一时答不上来,周恩来便和蔼地说:"你就说抗战到鸭绿江边,把日军驱逐出中国,收复一切失地,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到底'周恩来还叮嘱他: “若有人再提出新问题,你答不出来,就说自己参加八路军时间不长,可以带他到办事处找人答复,千万不要不懂装懂。

同月18,恰是农历除夕前夜,周恩来同叶挺、邱南章等人共乘列车离桂赴皖南。

(三)

19394月下旬,周恩来从安徽经浙江、湖南,又回到浓绿满眼的桂林。微微的暖风吹打着他身上披带来的皖南风尘。他仍然身着戎装,神情坚毅、威武,但身体比原来消瘦多了。

随着国内政治形势的恶化和日军的纵深入侵,汇集到桂林的文化界进步人士越来越多。他们听到周恩来又来到桂林的消息,很是高兴,立即在大华饭店举行欢迎宴会。出席宴会的有田汉、夏衍、欧阳予倩等100多人。周恩来应邀出席欢迎宴会。后在桂林市参议会会议室接见了文化界党员和爱国民主人士杨东莼、千家驹、胡愈之、张志让、周钢鸣等人,与他们作了长达三个小时的谈话。深刻分析当时的抗日形势和任务。他讲“投降派问题时,列举大量事实,揭露了国民党顽固派的腐朽无能和日益加剧地制造摩擦事件。号召大家要保持高度警惕,努力巩固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决粉碎国民党顽固派假抗日真反共的阴谋,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为了配合对日军作战,用日文、日语向前线的日军官兵作反战宣传,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在桂林举办了“日文日语训练班”,由共产党员冯乃超担任训练班大队指导员。周恩来闻讯,抽空前往训练班,为学员作了关于如何粉碎敌人的阴谋的报告,勉励学员为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那时,正值五四运动20周年前夜。为纪念此节日,搬迁到桂林的《救亡日报》记者姚潜修前往访问周恩来。

记者陈明来意后,周恩来略一追忆后说: “五四运动,已经整整20年了,是该纪念一下。接着,他畅谈五四运动的重大意义,指出五四运动包含着民族运动,科学与民主运动,新文学运动”,在当时是思想革命,也是一种启蒙运动。号召大家“应该继承它的积极优良传统,为民族解放运动,科学和民主运动,发扬它的光荣历史,以有利于抗战建国”(引自193955日《救亡日报》)

同年4月底的一天,住在桂林东江镇的新安旅行团”(简称新旅”)的孩子们,刚吃过早餐,便传来周恩来来看望“新旅”的喜讯。一时,整个驻地都轰动起来,大家纷纷从楼上走下来,争着和周恩来握手。

新旅是中共领导下的少年革命团体。最小的仅11,最大的也只有16,他们于1938年底抵达桂林后,团结和组织其他青少年抗日宣传团体,利用各种文艺形式,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和慰问抗日伤病员等活动,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和称赞,也得到周恩来的赞扬。

周恩来亲切地与孩子们一一握手。他看着个个像小老虎一样的新旅团员,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他把孩子们搂在身旁,轻轻地抚摸着他们的头发,仔细地询问他们的姓名、年龄和生活、学习、身体健康等情况,并到宿舍查看他们的铺盖,到饭堂了解孩子们的伙食情况。还给孩子们讲抗战形势和抗战故事。最后,他对“新旅”负责同志说: “‘新旅'人小志大,在抗日的大课堂上学到不少东西,为抗日救亡运动做了不少工作。今后,要警惕反动派的阴谋,注意工作方法和安全,广泛联系和依靠群众,学会做群众工作和合法斗争的本领,把抗日宣传工作做得更好! ”

该团的领导和孩子们送走了周恩来后,仍沉浸在无比欢乐和幸福之中!

同年51,周恩来离桂飞渝,结束了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产生深刻影响的东南之行。

 

摘自广西人民出版社199811月出版的《周恩来与广西》

 

作者:陈欣德  责编:秦先灿 麦达轩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