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党史网
  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红色故事>>

智歼熊镐

    发布时间:2020/5/9 15:19:42    来源:本站原创


    1929年10月中旬,俞作柏、李明瑞举兵反蒋失败后,邓小平和张云逸当机立断,按原计划迅速地把我党掌握的警备第四、第五大队和教导总队撤离南宁,开赴左右江,筹划起义,成立红军,创建革命根据地。
    由邓小平和张云逸率领的第四大队和教导总队的部分队伍进驻百色之后,立即着手整顿部队,加强自身革命化的建设,同时放手发动群众,武装农民,打击地主恶霸。当武装斗争与农民运动结合起来,革命的烈火就熊熊燃烧起来。这样一来,地主豪绅就更加坐卧不安,把我们第四大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这帮家伙心狠手辣,一面明来暗往地纠集反动民团占据据点,妄图负隅顽抗,一面和熊镐率领的警备第三大队互相勾结,妄图吃掉我们警备第四大队,镇压革命群众。
    广西警备第三大队和第四大队,表面上是“兄弟”部队,实际上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熊镐本来是土匪大头目,他所率领的第三大队,是收编流氓、散匪组成的,其本质很反动。在俞、李反蒋失败后,熊镐就听命于卷土重来的桂系军阀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这时,桂系军阀眼看警备第四大队挺进右江,如“猛虎进山,蛟龙入海”,他们就迫不及待,密令熊镐带上他手下1000多喽啰,像警犬似地紧紧跟踪我党领导的第四大队,妄图伺机吃掉第四大队。
    邓小平和张云逸同志一眼看穿敌人的企图:熊镐部进驻右江,来者不善,包藏祸心。如果不把这条“狗熊”连根斩除,不但百色起义的计划要落空,而且右江革命群众会遭受严重摧残。邓小平和张云逸同志进行了缜密的考虑和分析:从兵力装备来看,可说旗鼓相当,难分上下;从有利因素分析,我军政治觉悟较高,斗志旺盛,而且可以调集广大自卫军协同,歼灭熊镐匪部有完全把握,但从代价着想,第三大队的成员,多是桂滇边界上的匪徒、流氓,在反动当局重赏下,这伙亡命之徒是舍得卖命的,如若与他们硬拼,必然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这对我们这支刚刚建立、被视若革命火种的部队来说,还是要尽量避免损失,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硬碰硬,应该以智歼为上策。
    当智歼熊镐的战斗方案正在拟订之时,突然收到熊镐写给张云逸同志的一封信,熊镐在信中油腔滑调地说要来百色与我们“商谈防务”。熊镐这一小伎俩,立即被邓小平和张云逸同志识破。熊镐急于邀功领赏,想尽快消灭掉第四大队,于是日夜挖空心思,打着如意算盘,想出“商谈防务”这个自以为是的“高招”,以求一逞。熊镐妄图通过“商谈防务”窥测第四大队动向,若是第四大队软弱可欺,他就得寸进尺,置第四大队于死地;要是第四大队寸步不让,他就寻找借口,制造事端,给第四大队来个猝不及防,这种软硬兼施的诡计是熊镐惯用的手段。
    真是想睡觉的时候就来了枕头,邓小平和张云逸同志立即抓住熊镐自己送上门来的这个求之不得的好时机,决定将计就计,在百色给熊镐演一出现代版的“鸿门宴”,来个“瓮中捉熊”。
    当熊镐接到张云逸同志同意“商谈防务”的宴请复信后,得意忘形地等待“宴请”日期的到来。10月28日,熊镐换上便衣,带上心腹随员,乘坐小气轮来到百色。绿林出身的熊镐是个狡猾又莽撞的家伙,带着几分警觉,在码头东溜溜,西看看,生怕有个三差两错。但任凭熊镐把狗眼瞪得再大,鼻子伸得再长,也看不出一丝破绽,闻不出半点味道,只见商店照常营业,船运工人在忙着搬搬运运,草坪上、操场里士兵们在操练,没有一点紧张的气氛。于是熊镐便心安理得地走进码头附近的一家酒店,情不自禁地喝上了两杯。
    到了约定时间,张云逸同志来到码头,把熊镐一伙接到既不引起他怀疑,又有利我们关门打狗的公兴当铺。酒宴开始,张云逸同志举起酒杯,不冷不热地说了几句表示“欢迎”的话:“老兄远道光临,相逢不易实在难得,小弟表示欢迎,防务慢说,请干杯。”嗜好喝酒的熊镐,多次干杯之后,他就仗着酒性,操着阴阳怪气的声调,公然摊牌,要四大队让出地盘。
    张云逸同志不慌不忙,若无其事似地再一次举起酒杯,佯装心平气和地对熊镐说:“老兄酒量大,别的暂不说,还是再干几杯吧。请!”熊镐以为如意算盘就要兑现,又连喝几杯。这时,约定“捉熊”的时间已到,张云逸按原计划发出行动的信号,酒席间事先安排好的陪客、当铺的招待人员,同室外附近佯装出操的几十名教导队学员,里应外合,一齐动手,几分钟就把熊镐及其随从人员全部缴械捉拿了。尽管熊镐出身绿林,懂得武术,但此时已经是“酒醉心明白,脚软走不得”,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只好束手就擒,“狗熊”丑态毕露。
    在策划擒拿熊镐的同时,奉议、恩隆、向都、思林等几个县的农民自卫军接到了命令:务必于10月28日早上,赶到指定地点集中,徒手前进,不用带枪!恩隆县的农民自卫军,由滕国栋、滕德甫同志率领,思林县的自卫军由黄永达同志率领,奉议县的由黄治峰同志率领,或以开会为名,或以操练作掩护,或以赶圩为借口,从四面八方向平马镇开来,并分别在指定的地点埋伏起来。
    天一亮,领导宣布给自卫军发枪,每人领到一支步枪和二百发子弹。各部指挥员进行临战动员,这时,雷经天同志按照邓小平同志的指示,一次又一次检查农民自卫军的部署,交代着各样注意事项。上午10点左右,各县前来配合的农民自卫军,每人臂上扎一块白布为标记,进入各自划分负责的地区。过路的人以为农民自卫军在开会,在练兵,哪里知道反动第三大队的灭顶之灾已经来临!战斗部署完毕,战士们在紧张地等待攻击信号。
“嘀嘀嗒嗒——”警备第四大队的出操号音,清脆地响了起来,指挥员一声令下,各连按事先指定好的目标,像平日出操似地迈着齐步,向前走去。负责歼敌营部的队伍,排成三路纵队,喊着“一二一”的口令整齐威武地走在安宁街上,吸引了不少行人围在街旁看热闹,没有人看得出这是要去打仗。走着,走着,当队伍走到一个当铺门口时,指挥官突然发出“立定”的口令。当铺大院的对门,站着一个持枪的卫兵,这就是反动第三大队的驻地。卫兵拄着支七九步枪,似睡非睡地靠在门旁,没有正眼看四大队的士兵一眼。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叭叭”两声枪响,这个卫兵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应声倒地躺在血泊里。紧跟着“冲呀!”一声令下,第四大队的战士像开了闸的洪流,直向反动第三大队的营门冲去。此时此刻,三大队这些匪徒正在赌博,玩得正欢,当门外传来枪响和喊声,慌乱一团,忙于逃命,也有些亡命家伙企图顽抗,但没等他们把枪拿到手,闪亮的刺刀已经对准了他们的胸膛。就这样,前后不到一个小时,驻平马的敌人全部缴了械。
    驻在奉议县那坡镇的我军一个营,由于领导人贻误了战机,使那里的敌人有了警觉,加强了工事的构筑,企图负隅顽抗。张云逸同志知道后,连夜率领教导队两个连,从百色乘上小汽船直奔那坡。天一亮,就向敌人展开猛烈的攻击,匪徒们哪里招架得住,最后除了一个连的敌人跑掉以外,其余的喽啰全部当了俘虏。围歼反动第三大队的战斗结束,共计俘敌1000多人,缴得枪支700多支,熊镐这个作恶多端的家伙,被就地处决了。智歼熊镐这一仗为百色起义扫清了障碍,为起义举行了奠基礼!

来源:中共广西区委党史研究室2014年编《百色起义与党的群众路线读本》

作者:本网  责编:宣传教育处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1813